新闻动态

“幕后元凶”张居正,他的一番虚伪之言,断送了僰人2000年历史

来源:互联网作者:admin 日期:2020-07-05

如果僰(bó)人未灭亡,中国的民族将会变成57个。然而,这个在我国西南方生存了2000多年的古老民族,竟然因为张居正的一番虚伪之言,就遭到了灭族之灾。

根据顾祖禹《读史方舆记要·叙州府》记载,僰人早在殷商时期就定居在四川东南部,他们曾参与武王伐纣,立下了赫赫战功,首领被封为“僰侯”,建立了“僰侯国”。据宜宾《珙县志》记载:

先秦时期,僰人以宜宾为中心,在川、滇、黔交汇处建立了“僰国”。僰人的农业、畜牧业和种植业比较发达,自战国时期就有“僰僮之富”的说法。

公元前312年,秦惠文王在巴蜀秦国属地设置郡县,并在一些华夏族与少数民族结合部的战略要地设置县级政权“道”,僰国因此变为“僰道郡”。自此,僰人所居之地便成为各朝各代政权直接任命官员管理之地。

到了汉武帝建元六年,“僰道郡”改置为“僰道县”,与此同时,汉武帝派唐蒙从僰道县打通进入南亚的贸易大道,南丝路就此诞生,僰人也因此成为南丝路的开拓者和建设者。

僰人精于农耕和畜牧业,擅长制作工艺品,尤其是竹制工艺品,更是沿着南丝路远销西藏和南亚印度地区。于是,富庶的僰人便成为贪官污吏剥削的对象。

唐太宗末年,昌、泸二州的刺史贪婪无度,使得地方民不聊生,他们为了敛财,交易缺斤少两,忍无可忍的僰人奋起反抗,发动了反叛。《新唐书·列传》记载到:

大中末,昌、泸二州刺史贪沓,以弱缯及羊强獠市,米麦一斛,得直不及半。群獠诉曰:“当为贼 取死耳!”

自此,僰人拉开了反抗的帷幕,也是从这时候起,僰人成为了历朝历代当权者的眼中钉肉中刺。

而僰人的灭亡,是从明朝开始的。从明洪武到嘉靖不到两百年间,明王朝以僰人“出没不常”、侵扰筠连、反抗朝廷等理由为由,前后11次对僰人进行了残酷的讨伐杀戮。

明朝万历元年,明王朝对僰人进行了第十二次围剿,这一次并未采取招降的策略,僰人的历史从此画上句号。

公元1572年年末,僰人再次叛乱,时任四川巡抚都御史曾省吾当即上奏朝廷:“臣待罪西陲,不能绝边患,无所称塞意旨,愿将戳力破蛮,赭其巢,略其地。”

当时,年仅10岁的万历皇帝刚即位不久,作为内阁首辅的张居正得以审阅奏章,当他看到曾省吾的奏章后,便召集文武百官商议,张居正说:“四川是西南重地,如果不迅速平息僰人的叛乱,其他部族将会闻风效仿,到时候,四川将永无宁日!”

但是,自古“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一筹莫展的文武百官一时间不敢作声。有人提出:“四川地形复杂,崇山峻岭不适合大兵镇压,只适合招抚。”

张居正一听,厉声说到:“我将会安排都察院左都御史去讨伐僰人,如果此行不能成功,可以将我罢黜!”于是,张居正上奏年仅10岁的万里皇帝,奏章中明确要求给予都察院左都御史弓剑节斧,行使大将军的职权,由曾省吾亲自调兵遣将,选择军队的将官,如果有反对之声或不听命令者,杀无赦。

张居正联合宦官冯保陷害高拱,然而吏部尚书杨博识破了张居正陷害高拱的证据,不但没有揭发他,反而对张居正晓以大义,好言相劝,张居正幡然醒悟,随后便自保高拱无罪。说来可笑,张居正陷害了高拱,自己坐上了内阁首辅的高位,内心难安,同时又担心朝野百官对他有异议,正想着如何解脱,这时候曾省吾“僰人叛乱”的奏章来了,于是,“讨伐僰人”便成了他掩盖自己不堪过往的遮羞布,所以他才会极力主张讨伐僰人,虚伪之心跃然纸上。

山都群丑,聚恶肆氛,虽在往日,叛服不常,未着近日猖獗尤甚。都蛮近日长驱江、纳,几薄叙、泸。拥众称王,攻城劫堡,裂死千百把户,虏杀绅监生员。所掠军民,或卖或囚,尽化为剪发凿齿之异族;或焚或戮,相率为填沟枕壑之幽魂。村舍在在为墟,妻孥比比受辱。六邑不禁其荼毒,四川曷胜其侵凌。……朝廷以征剿禁绝为期,主持以荡平图报为誓。……务在犁庭扫穴,震叠天威,一清巴蜀之愤……

为了可以堂而皇之地讨伐僰人,《平蛮檄》凭空捏造了种种罪行强加于僰人身上,而这一举动,张居正自然是默许的。

刘显自三月领兵以来,攻破僰人城寨60余个,擒僰人名将36人,俘斩僰人4600多人,招降5600多人,拓地400余里,获诸葛铜鼓93面。由于曾省吾要刘显采取斩尽杀绝政策,到冬十月,僰人“至是尽灭”。一些侥幸逃脱的僰人,只得隐姓埋名,不敢承认自己是僰人,僰人下落从此便成一个谜。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