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何兆武《可能性与现实:对历史学的若干思考》阅读笔记之四

来源:互联网作者:佚名 日期:2020-05-11

历史不同于自然界,它有两重性:一重就是它的自然性,因为人的历史也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也是宇宙的一部分,所以它不能违背自然界的规律,因而它是必然的,是科学的;但是另一方面,它又有非科学的成分,就是它的主观的意志的成分,也就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成分在里面。

历史本身就有其两重性。一重性就是作为自然的一部分,它要服从自然的必然规律。另外一部分是作为人文的那部分,它不服从必然的规律。在不服从自然界的必然规律这种意义上,它是自由的。

历史既是科学,又不是科学。它有两重性。它有它科学性的一面,这方面是必然的;但是它又有它非科学性的一面,这方面不是必然的。我们应该同时考察到这两个方面。

历史没有必然的客观的规律。因为我们所知道的历史,都是历史学家所写出来的东西,而他所写出来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乃是一件艺术品,是过去的事情在他脑子里面的再现。在他脑子里再现的,是不是就完全符合历史的事实?这是不大可能的事。

历史是人创造的,它和自然界不一样,自然界的日月星辰、江河大地都是自然给定的。只有人这种被创造物,同时又是他自己的创造者。历史学是历史学家写出来的。历史学家也是活人,所以他们的理解每个人也不一样,而且必然每个人的想法是不同的。没有两个人的思想意识是完全一样的,甚至是孪生兄弟的思想意识也是不一样的。鲁迅和周作人两个人就是个显著的例子。

历史学的情况与自然科学有所不同。历史学这门人文学科所依赖的主要传达工具,迄今主要地还只是日用的语言文字,是从人们的日常谈话中孕育出来的,而人们对之却没有共同一致的理解。所以也就必然带有极大的模糊性和不确定性,而不可能获致明确的共识。

历史学是用日常生活的语言文字来表述的,所以也有一个“达诂”的问题。历史学家不可能亲临已往历史的现场,他对历史事件的知识是通过别人的语言文字的转述而获得的,然后他又用自己的语言文字来表达他心目中的历史场景。

历史学家除了科学的头脑以外还不可避免地要有一颗诗人或文学家的心灵才能体会到人——作为历史的主体——的心灵深处。就此而言,历史学的性质在很大程度上乃是艺术,是文学。传统史学中对一个历史学家的首要要求就是他必须具备“史才”。所谓“史才”就包括他的构图能力和他的表达能力。他必须能够将他心中的感受很好地表述出来。这一点就更多是艺术而更少是科学。

对活生生的人的体会和表达就成其为“史才”的最根本的条件。但这种灵心善感同样更多是艺术而不是科学。

用一个比喻的说法,历史的行程好比是一个平行四边形的对角线,它的两个边,一边是必然的自然规律,一边是人文动机的驱动。或者说一边是它的合规律性(Regelmβigkeit),另一边是它的合目的性(Zweckmβigkeit),两者之间动荡不安的合力就成其为历史的行程。科学探讨的仅只是事物的规律,而历史学则必须同时探讨人类活动的目的。都是由于人文目的的动机——好的和坏的、崇高的和卑鄙的、伟大的和渺小的——才创造了人类的历史。因此历史研究中的目的论就是不可或缺的最根本的一环,而自然科学根本不必考虑目的论。

历史学归结为科学,那是很不科学的。要真正科学地对待科学和对待历史,就必须承认历史中以及历史学家研究中的非科学的成分及其地位。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